为入学一掷千金,看德国家长拼开学仪式、拼补习、拼假期

摘要: 为了提升孩子入学的仪式感,不少德国家庭的入学喜庆一掷千金。

09-06 08:15 首页 文汇教育

又逢开学季,又逢入学季。


莘莘学子,重返学校,感受新气象;芸芸萌娃,初跨校门,开启新人生,这都承载着父母殷殷期盼。


《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要求,明确家庭教育责任,强化家长教育,普及家庭教育常识,引导父母做好学生的第一任老师。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使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德国家长的“拼劲”也许值得你学习。



为了提升孩子入学的仪式感,不少德国家庭的入学喜庆一掷千金


入学第一天须注入仪式感,由此刻骨铭心。虽然萌娃尚未识字,德国当地报纸的广告栏早已铺天盖地刊登入学贺词,当然由家长掏钱。入学当天清晨,亲朋好友挤满学校礼堂出席学校正式入学典礼,中午入预定的饭店聚餐,下午乘马车巡游市区,随后转战家庭派对。拥有独立院落的家庭会在门前花园搭建一个充气游乐场,让学童及伙伴们尽情欢腾。

 

在德国,入学喜庆愈发隆重,几近奢华。由此催生一项产业,专门服务于孩童的生日、洗礼、入学等庆典活动。租用小丑、魔术表演或公主须平均花费350欧元。在夏季,即入学前夕,入学喜庆活动成为这些服务机构的第二大服务内容,需求量仅次于婚礼。入学喜庆中,来自美国儿童影片和书籍的街头秀角色特别受欢迎,尤其是迪士尼公主和海盗。现在最热门角色就是《冰雪奇缘》中的艾莎和《美女与野兽》的贝拉公主。



自2014年以来,入学喜庆的需求至少翻了三番。对于一些父母来说,花费几百欧还只是一个开始。有些家长甚而大张旗鼓地举行晚会,乐队或杂技团纷纷登场,这样的预算可高达四位数,其中包括昂贵的场地租金、奢华的餐饮和特制的入学主题奶油蛋糕。


对于旁人而言,此举无疑是家长的显摆。当然,有些入学庆祝寓教于乐。譬如,由专业艺人扮演“教授疯子”,通过疯癫式的游戏、实验和魔术来测试儿童的入学成熟度。对于孩子们来说,入学隆重的仪式感固然不可或缺,这被看作是家长向孩子传达亲情,包括亲情对成长的支撑。但亲情的展现不应仅限于开学和升学的时间节点上,要贯穿于生活全方面和生命全过程。但是,也有人认为,家长把孩子入学第一天搞得轰轰烈烈,也存有一定风险。孩子甫一跨入校门便载负难以承受之重——父母的望子成龙之心,而孩子的生命轨迹未必严格因循父母绘制的路线行走。


孩子的分数,家长们锱铢必较,导致课外辅导大行其道

        

对孩子的分数,德国家长可谓锱铢必较。



福萨民意调查最新数据显示,41%德国家庭会因孩子考试成绩而郁郁寡欢,十分之一家庭甚而会因此剑拔弩张。这种紧张气氛,7%的家庭每周会出现,38%家庭每月会经历,且在三分之一家庭会升级为父母之间的针尖对麦芒。

       

而在这些因考试成绩而硝烟弥漫的家庭当中,三分之一孩子的分数其实保持在优良水平。这些资优生中的四分之一是课外辅导的常客。2014/15学年,参加课外辅导的德国中小学生占比为14%。无论家庭收入多寡,无论父母文化程度高低,无论移民背景有无,补习热情之高涨不分仲伯。

       

据德国课外辅导报告,月净收入3000欧元以上及以下的家庭为孩子报名参加课外辅导的比率仅差三个百分点;父母文化水平较低和较高家庭的课外辅导参与比率持平;无移民背景的学生参加课外辅导的比率仅高于有移民背景的学生三个百分点。课外辅导在家长中的认同率高达83%,其中,子女为资优生的家长占比高达86%。

       

课外辅导大行其道,这显然与学校教育个性化供给不足有关。四分之一家长持这个观点。就此,德国政府不遗余力,把学校从原先的半日制陆续扩建为全日制,上午授课,下午则开设各类兴趣活动课程。然而,这项新世纪以来德国最大联邦基础教育工程却不受待见。



据今年初发布的青少年报告,全日制学校中仅四成学生享受午后时光。倍感无聊或捍卫自由,均可视作学生抵触情绪滋长的理由。真正的缘由却是分数。家长与学生纷纷吐糟:兴趣活动课程虽能提升综合素质,却无助于提高考试成绩。对分数,德国家长何止于患得患失,亦不乏诉诸法律。为填补家长无止境的“分数欲”,德国部分地区竟然出现考试成绩通胀现象。

        

考试成绩绝非数字,而是事关学业成就与人生荣耀乃至家庭脸面。世上父母皆有舔犊之心,对分数的顶礼膜拜便在情理之中。然而,资优生与补习如此难分难舍,乃恐惧心在作祟——唯恐丧失竞争优势。作为拾遗补缺,课外辅导永远只是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有益补充而非替代。被竞争裹挟的家长却难以明晰这番道理。


闲暇时光春风化雨,闲暇时无处不教育

        

德国家长的一大主流为直升机型。这类家长指望孩子沿着既定轨道成长,从不给予孩子任何试错与犯错的空间,让孩子成长所遭遇的问题与困难由自己来扛,把自己的需求与生活全然俯首听命于“孩子优先”原则。如此含辛茹苦,想必生活质量定遭侵蚀。但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社会心理学家艾什顿-詹姆斯的研究发现,家长对育儿投入愈大,如直升机型家长,其满意度愈高,愈加坚定养育子女的人生意义。


        

纵观发达国家,德国学生参加课外辅导比率在均值之下,时间也偏短,周均2小时以下占八成。德国家长为此每年支出8.79亿欧元,月均87欧元,相较于德国人月收入,实乃九牛一毛。且26%的家庭因参与的课外辅导具有公益性质而无需破费。


就课外辅导实效而言,尽管校外辅导机构言之凿凿道,参与的学生八成左右考试成绩半年后可提升一个档次。但专家的研究也常常予以质疑。但是,德国家长并不听命于机构的数据与专家的证据,而是坚信,孩子的成长决胜于假期。德国学校从不布置寒暑假作业,但放假并非意味游手好闲。


据福萨民意调查,在低学历家庭,子女假期恶补现象较为泛滥,而只有18%高学历家长认为,孩子在假期要经常温习,46%则彻底远离课本,从事补习以外的其它活动。

        

以牺牲假期闲暇为代价,换取的未必是成绩提升。83%家长希冀孩子在假期激发兴趣点、释放创造力、提升自主性,并强化生存适应能力和社会交往能力。64%资优生家长期待校外辅导有利于激活非智力因素。


假期的这种非认知型教育性在闲暇时光尤为异彩纷呈。故而,在德国家庭,父母最用心的家务便是制定度假计划,各联邦州通过协调错位放假提供必要保障。分数难以架起成长的阶梯,假期可以张扬教育的属性。德国家长的另一种拼劲也即在此。


编辑:沈小莎



本帐号文章除注明外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文汇教育”。


首页 - 文汇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