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到底有没有性侵李枫?没坐实前不如先聊聊职场性骚扰。

摘要: 作为平民,向一个极具势力的导演、作家发出查杀,我们应该为他喝彩和起立鼓掌!

09-02 02:58 首页 芒果妈妈


不知名作家李枫昨晚爆了。一封《关于郭敬明,致所有人》的微博发表不到30分钟后迅速登上热点榜首,1小时阅读量达到1500多万。


按照李枫所述,2010年4月2日,他在成都的酒店,第一晚被动的验证了郭敬明的身份。郭敬明露出了他的“狼性”,他爬上了李枫的床,并把手放在了李枫的身上,在李枫抓住郭敬明的手腕后,郭敬明尴尬的笑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4月3日第二夜,郭敬明直接跳狼,表示要给李枫KJ,李枫完全做实了郭敬明的“狼身份”。


2017年8月21日,时隔7年4个月零18天,李枫宣布查杀郭敬明,郭敬明是他验过的明狼,而且这匹狼至少刀过5个平民。


两小时后,郭敬明微博回应称:完全捏造,已请律师处理。



在这场纷争中,如果李枫所说为实,这是典型的职场性骚扰案例。而职场性骚扰裹挟着我们的传统思维、裹挟着权利和生存,裹挟着我们的愚昧,导致我们无数次看着狼人得逞,却不负任何代价而去。


喜欢玩狼人杀或者喜欢看《饭局的诱惑》的人都明白这个游戏的规则——狼人每天夜里杀死一人,预言家每天夜里可以查验一人,村民们,也就是闭眼玩家们根据大家在白天的发言选择他们认为的“狼人”,投票使狼人出局,确保好人胜利,否则狼人将继续横行,直到杀死所有的好人。


有时候芒妈在想,这不止是游戏,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当我们所有人完成我们的学业,从学校走出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是闭眼玩家,我们不知道谁是狼人、坏人;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狼人、坏人;我们也看不破狼人假扮预言家、女巫的把戏;只有当他们举起屠刀伤害到我们身边的人或者我们自己,我们才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我们是都曾是这个社会里的“小白”,懵懵懂懂,一无所知。我们觉得自己看过很多书,看过很多电视剧,坏人的坏都写在脸上,讲粗口话、戴大金链、有纹身,刀伤在脸上,自己有正义和勇敢傍身,无所畏惧。


游戏是公平的,他给了预言家在每个夜里验证狼人的机会;但社会更残酷,没有人是预言家,没有人carry全场。你唯一可以验证狼人的机会是在你看到狼人手里高举的屠刀和露出奸诈或猥亵的笑容的时候。


时隔7年,很多人开始怀疑李枫的动机,开始怀疑是不是他们之间分赃不均。有人拿出李枫陪伴郭敬明跑宣传,帮助郭敬明回击韩寒的资料,试图证实李枫当年对郭敬明的侵犯并不为意,李枫是因为近期和郭敬明闹掰,才爆料报复。


事件发生后10天,李枫力挺老板郭敬明的报道


被人举证的两人2012年仍一起去台湾和马来西亚宣传的报道


现实当然不是游戏,现实世界里没有法官会让你开眼、闭眼,指证狼人。现实世界是复杂的,游戏里狼人只杀人,现实世界里狼人一边侵犯你,一边许你未来。


何况,何况,很多时候不只是不敢,不只是利益捆绑的问题。芒妈见过一些初入职场的女生,他们仰望自己的上司、老板,就如同若干年前李枫仰望郭敬明那样。


芒妈有一位朋友小W,刚毕业的时候二十三岁,广告行业的她应聘到一家很有名的策划公司做策划。他们老板的履历很惊人,不过四十岁的年纪,曾经合作的就有张艺谋这样的大腕,看着公司的荣誉墙,小W对老板充满了敬仰,作为新人,小W经常跟着老板跑饭局,常常到深夜结束饭局才能回家。


直到有一天,喝得有些微醉的老板,在电梯里突然靠近她,抓住她的手。小W说那一刻她是心慌的,她预感到有事会发生,但慌乱中她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很快老板充满酒意的嘴凑过来,试图寻找她的嘴唇,她下意识往外推了一下,电梯到了他们的楼层。头脑中一片空白的她,待在电梯里不说话,反而是老板镇定的说:今晚太晚了,回去早点休息吧。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如果是个男同事,或者是个路人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依照她的性格她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们一个巴掌,然后去报警。但她的老板,在不经她同意的情况下对她进行了搂抱、亲吻式的性骚扰,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帮老板找理由。小W说在电梯通往1楼的过程中,她心里不断地重复老板只是喝醉了,他今天只是喝醉了,当到回到家的时候,小W开始想自己这么年轻,长得也不错。据她所知老板和妻子的关系并不好,老板或许是借着酒意向自己表达爱意呢。


此后她对待老板反而多了一份关心,定期检查他办公室的茶叶都不够,在饭局应酬中也会在意他是不是喝多了。小W觉得她和老板的关系不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了,是上级想要向下级表达爱意但碍于工作和家庭不能成行的暧昧关系。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次景区考察中,他们公司负责为一个正在开发中的漂流景区项目做宣传文案。项目体验中小W和老板被分配在一条船上,被水溅湿全身的老板,当着她的面脱光了全部衣服,仅剩一条三角内裤,男性特征一览无遗。在一个半公众的场合,小W觉得那是羞辱,那一刻小W觉得她深深地被刺伤了,那个高大的老板形象一下子不见了,所有的幻想像是水泡在阳光下瞬间破裂一般。回到公司后,她很快递交了辞呈。


小W离开的时候,遇到了老板二婚的妻子,据说曾经是公司的前台。离职后,有位男同事发微信问他:老板对你做了什么? 心虚的小W说没什么,自己要去外地发展。男同事回她那就好,他曾撞见老板对一个新来的女生动手动脚,小W只好在心里翻白眼,咒骂为什么不早说。


职场里的新人,社会里的闭眼玩家,慢慢才会发现那些“狼人”,脸上没有刀疤,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很大的知名度,或者至少他们在行业里或者公司里有过杰出的成绩,那些成绩值得被新人、小白们仰望。


所以当他们伸出罪恶的手,新人们分不清他在身体上对她们的亲近是不是同样对她们的一种认可,一种欣赏。上级对下级的性骚扰,背后是他的身份,是他取得的成绩,以至于很多人把这种骚扰当做对自己的肯定。这是我们一些人的传统思维。


有人遭遇了职场性骚扰,但自我感觉只是拉手、拥抱,不严重,自己大肆宣扬,不仅名声不好,还会丢了工作。这是职场性骚扰裹挟的权利和生存。


更多是像小W这样,误把骚扰当做真爱,活在自我幻想中,以为自己是那个唯一。这是天真、愚昧。


对待职场性骚扰,我们长期就是高喊着口号。但被传统思想约束着,被生存碾压着,被自己的天真说服着,最后数不胜数的例子,数不胜数的明狼拍拍手而去,去祸害又一个小白,又一个闭眼玩家。


我们缺乏一种现代文明社会的公约。这种公约中规定异性之间可以使用什么样的词汇,可以做什么样的身体接触,我们没有清楚的红线。又或者我们有清楚的红线,但在饭局、KTV这种分不清是工作还是休闲的场合,我们一步步退让我们的红线,导致我们越来越容易受到伤害。


我们国家对同性之间的性骚扰、强奸缺乏完善的法律;我们的社会对职场性骚扰抱持暧昧态度。在李枫@的那些机关里,在这场浩大的微博热点话题的围观者里,如果有人能推动立法,使同性之间的性侵犯、性骚扰得到惩罚;如果有人能推动社会正视职场性骚扰的问题,减少职场新人遭遇的性骚扰数量,我们才真的赢了这局杀狼的游戏。


截至芒妈推送时,热搜已被撤下,李枫并未提供相关的证据,也没有就此事再发表过任何言论,这次轰轰烈烈的事件会如何收尾?私下和解?对抗到底?石沉大海还是意外反转?一切皆有可能。


但如果李枫所说属实,芒妈必须要为他点赞,他用了7年时间,积累了足够的勇气去披露这一切,文中他说:据他所知郭敬明曾性骚扰、性侵犯公司同事、签约作者5人,他不知道的可能更多,比起隐瞒,忍气吞声,向一个极具势力的导演、作家发出查杀,已经值得我们必须为他喝彩和起立鼓掌!


如果李枫假跳预言家,芒妈相信没有女巫会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作家身上使用解药。以郭敬明的江湖地位,李枫失去的远比得到的更多。当然,对闭眼玩家而言,有时候比获得真相更令人痛苦的是每个人说的都像是真相,无从抉择。但好人胜利的前提是游戏赋予我们投票使坏人出局的能力,是好人有求胜的心理。所以如果郭敬明不能再提供更多的好发言,如果还有其他玩家跳出来查杀,我们或许就要准备投票送郭敬明出局。


所有的闭眼玩家,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倾听各方的发言,但不要忘了你手里的投票按钮,那是好人胜利的关键。

end


首页 - 芒果妈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