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从直女癌变成情商女的

摘要: 不止收获男朋友,还能收获女朋友。

10-10 05:58 首页 冷爱


我曾经是一位“直女癌患者”,现在我终于有勇气坦然地说出过这段经历。

因为“直女癌”,我身边最好的朋友把我拉黑,我的前两任男朋友,

而我当时心里想的是:像老娘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你们还要在鸡蛋里挑骨头,恶心不恶心?

我最好的朋友叫露思,高考后我们都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平常见面也比较频繁。上了大学以后,我依旧延续着高中保守的穿衣风格,好几次露思跟我去逛街,她都吐槽我老气的穿搭,建议我买些有气质的衣服打扮打扮。

每次我都不耐烦地拒绝,因为我觉得,在学校里,那些穿短裙和露肩露背装的女生,没几个是正经的。

渐渐地到了大二,因为课业紧张,我和露思见面的频率少了,但露思朋友圈里的自拍多了。她跟我聊天的话题从校园趣事演变到美妆产品种草,那时候我觉得露思变得庸俗了。

终于到了暑假,我跟露思约出来玩,看见她化了精致的妆,穿着露肩小黑裙身材火辣,肩上背着上次我们在橱窗看到的链条包,如果不是她先找到我,估计我是认不出她。

露思跟我说,女孩子真的要好好打扮自己,每天漂漂亮亮地出门,心情也会好很多,而且整个人都会更加自信。

我问她,打扮这么漂亮给谁看?(其实我心里想问的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想去勾引谁?)你哪来这么多钱买这些?

露思娇羞地跟我说,她处了一个男朋友,是比我们大一届的学长,人很好,对她也很好。至于买衣服和化妆品的钱,是她平常兼职赚的以及生活费省下来的。

我欲言又止,似信非信。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终于忍不住跟露思说,我觉得她变了,跟我讨厌的那些绿茶婊没什么区别,我劝她回头是岸。

露思觉得我不可理喻,觉得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

我当时没忍住直接跟她说:有男朋友的人还打扮得这么风骚,勾引谁呢?我就不信你自己能赚这么多钱买衣服和化妆品,都不知道是不是靠男人包养。

当时说出这些话来,我后悔了1秒,但我坚信我的这个逻辑没毛病。

露思没有回我,但当我接着往下说的时候,绿色的对话框旁多了一个感叹号,系统自动回复“讯息已传送,但被对方拒收。”

她把我拉黑了。

那个时候的我非常委屈,我为她好却反遭被拉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而在此之后,我谈了两段恋爱,唯一相同的地方在于,他们都是我喜欢的类型,但都没有谈超过3个月就分手了。

第一段恋爱的对象是一个同级不同学院的校友,分手的导火线是:我一直跟他强调,他是一个男生,所以什么事情都要让着我,要给我自由,赚的钱要比我多,能力要比我强...

分手的时候,他跟我说,他累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来源于我的理所当然。 

第二段恋爱的对象是我在活动中认识的一个同乡,刚谈恋爱的时候,他说觉得我胖嘟嘟的很可爱,久而久之,我便吃得更加放肆,但他却开始有意无意让我减肥,注意饮食,也会跟我说他的兄弟新交的女朋友身材很好。

我们之间因为这个问题小吵了好几次,他总觉得我小题大做,而我认为男人都喜欢那些胸大腰细会勾引人的婊子。

反正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标准:化妆的都比我婊,素颜的都没我好看。

分手的时候,他跟我说,没有人会拒绝美的事物,但一定会拒绝一成不变的思想。

经历过被好朋友的拉黑和两段比较失败的恋情后,我陷入了一个迷茫期,我不断质疑自己,却又打从心底里认为,我是对的。就这样在心里折腾了很久,身心都很疲惫。

那段时间,我失眠、多疑、焦躁、会莫名奇妙哭起来、也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弃了,因为怕痛,所以没想过轻生。

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去了一趟旅行,换个环境让自己放空一下。本来只是想放松一下心情,但却在民宿里,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云南姑娘。

她是民宿的老板娘,跟丈夫一家一起经营这家小旅馆,养着两只金毛和一只折耳猫,我细细地观察这家人的一举一动,这画面真的是太温馨了。

我看着女主人眼里的小确幸,再回想起自己的过去,有对比便有了落差感。就在离开云南的最后一天,我决定正视自己的过去。

我先找出自己的“病根”,我在贴吧论坛找到了和我有相似“病症”的人,看着他们的通过文字记录的心声,我找到了我的同类,同时我陷入了不安,因为我真的“有病”,就是“直女癌”。 

“直女癌”不是身体上而是心理上的病。回顾过去,我罗列出“直女癌”给我的生活带来的一些困扰:

1.我说话太直接,往往伤害到身边的人;

2.我太以自我为中心,盲目优越看不清自己的定位;

3.我太多管闲事,却从来没有认真管理自己的生活。

这3点“病症”写进了我的日记本里,而“直女癌”归根到底的核心就是情商低。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不断去找相关提升情商和说话艺术的书籍、文章、课程,进行学习,把观点记录在本子上,反复提醒自己,同时试着去了解美妆护肤的知识,去观察身边优秀的人的行为和处事方式,最后就是请求比较好的朋友对自己进行简单的督促。

这个过程持续了2年,期间很煎熬,多次想放弃,脑海里的天使和恶魔一直在打架,但我庆幸自己熬过去了。

如今,我会用婉转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会去中心化换位思考别人的处境,收获了认可,也收获了健康的心理状态。

现在的我,可以与过去的自己告别,能够继续好好地经营自己,挑选适合自己的服装,保持健康的饮食,根据不同的场合化淡妆,比以前更爱自己。

现代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病”,这是人类思想进步后的“并发症”,坦然去面对并不完美的自己,生活也会有更多的惊喜。


作者 | 橙马良,一个除了36D的脑门,其余一无所有的文艺女流氓。


你可能还想读

我想要一段被男人富养的经历

点击提问!

首页 - 冷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