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只曾经迷失的小羊……

摘要: 到教会久了,竟忘了自己曾经死在过犯罪孽中,是主从罪的泥沼中将我救拔。忘了自己罪得赦免的恩惠,渐渐觉得人生很乏味……

08-31 20:50 首页 生命季刊

(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主啊,我将永不再离开

——我是那只曾经迷失的小羊

 

/风信子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天父慈爱的笑脸”这样一个念头从我脑中闪过,竟在心中激起了一阵暖意。我喜欢试着记下圣经里有关天父的描述,我的神是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我多有福啊!初信主那几年,我常这么想!

 

可是不知不觉的,这一切好像变了。

 

那个主日,四围黑漆漆的,天边的乌云压得很低,仿佛触手可及。我如同往常一样,静静地坐在教会右边的椅子上。我总是坐在大堂靠右的第四排靠右的第三个位置,不太前不太后,就偏爱这个位置,多年如一日。台上牧师在讲道,题目是《把忧虑卸给神》。

 

孩子今天开车到朋友家作项目,路况不好呀,我的心一阵抽紧,担心起来。我为此感到羞愧……牧师不是正在教导吗?怎么又失败了呢?

 

我悄悄扭头,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大堂。人头济济,这一群人,既熟悉又陌生。这么多年了,岂不是都认识吗?而且,弟兄姐妹喜欢坐哪个位置我都能几乎无误地告诉你。但我们的生活几乎是没有交集的。我们都在这间教会出入多年,我们是老相识,但不相知,我静静地告诉自己。

 

聚会结束,人群散去,大堂空空,却仿若每个位置贴了标签,上面写着我们这群人的名字。我自己的名字就无形挂在大堂靠右的第四排靠右第三的位置。我仿佛看见自己的背影,透过这熟悉的后背,我看见自己的心灵,自己的灵魂:它看起来不像自己失望时那么糟,也决没有人前表现的那么好,真实的自我就在二者之间摇摆。

 

人生本是如此,时好时坏,起起落落,好似弧光交错,有时连自己对自己都觉得没有把握。就在不久前,街边那位皱纹纵横,衣衫不整的老奶奶不是令我满了悲悯,令我倾囊相助吗?为何,竟在听完了一篇热血沸腾的教导之后,对着弟兄姐妹,心怀芥蒂?那根爱的琴弦好像锈了一般,没有音符,没有颤动。我的心如金刚钻,似乎对主的道有着无比坚固的防御力——刀枪不入。

 

离开教堂,离开人群,有点像被空降,回到自己的世界。购物,清扫,“嗤啦啦”锅里油烟升腾,脑子里的事物清单不断在加长。今天牧师讲的什么主题来着?我拼命回忆着,脑子却是一片空白。当时只顾担心孩子的事,牧师讲道具体内容也没听进去。

 

这也没什么,反正就那么点道理,翻来覆去来回讲着,老生常谈而已。况且,这道理听了又怎样呢?知道的道理越多,越发现自己做不到,越做不到,越无望,最后的结果是垂头丧气!还不如不听。我为自己开脱着。

 

哦,对了,最近,牧师对我好像爱理不理的,弟兄姐妹好像也都有意疏离我。也不知怎么了,这些不快的念头总在我忙碌、沮丧、心情低落的时候,蜂拥而至,搞得我头昏眼花的,脑子好像蒙了一层烟雾。更恼人的是,越是心里发昏,那些令人不爽的记忆又越发地清晰。陡然另一幕往事又从记忆底层浮现出来:那天,他们聚在一处有说有笑的,一见我,就突然都转身走了。当时那种孤独和疏离的痛苦突然变本加厉地突袭而来。

 

这些不快的回忆如同发了酵的酒在我心中无声地翻腾着。我越咀嚼越觉恼火,心情也一路下滑。反正听了道也行不出来,也感受不到爱,去这样的教会还有什么意义吗?我忙乱地收拾着满地的玩具,听着洗衣房的洗衣机忙碌地旋转着,不断地发出“哗啦啦”的进水排水声,突然心里一亮:劳碌愁烦才是真实的,所谓的“属灵”却是遥不可及的,既是遥不可及,又何必苦苦追寻呢?庸人自扰!

 

就这样,我说服了自己,悄然离开,离开了教会,离开了弟兄姐妹。

 

我义无反顾地奔向世界的怀抱,沉沉地堕入世界的泥沼!瞬间,有释放的自由的欢乐将我环绕,不再约束,不再限制,只管我行我素!去教会久了,居然忘了这属世的快乐!多愚昧!被洗脑洗得成仙了,不食人间烟火!我自我解嘲。

 

花花绿绿,烟尘滚滚,扑朔迷离,令人应接不暇!

 

罪中之乐呀,你的外表何其绚丽!在我死灰一般的心里掀起了欢乐的巨浪。在夜的面纱里,在灯红酒绿中,你既隐秘又迷人!我的心为你狂跳,为你痴迷!

 

去看想看的,去玩想玩的,去尝了想尝的,直到自己筋疲力尽,头昏脑胀,沉沉睡去。

 

黎明微启,那轮红日如同孔武有力的勇士,从东方喷薄而出!利剑般的光芒,在全地不留余地地扫射着!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

 

罗马书这节经文,如此的有力,如此的清晰,如穿山越岭而来,响彻整个天空!圣灵借着这经文,穿越我的迷惑,融化我的冷漠,我的心眼突然亮了!我一眼看见了自己,正蜷着身子,在污浊中打滚,那里有怀疑,有不信,有苦毒,有嫉妒,有贪婪,有谎言……啊!我惊叫了起来!

 

罪中之乐迅速化作愁苦,又如缭绕的网罗,令人窒息。

 

我的眼开始张开,我已识破了魔鬼的伎俩!

 

魔鬼啊,魔鬼!你别以手遮脸。你的面纱已被无情地揭去!原来,你是如此的丑陋——你的脸满了皱纹,你的眼满了淫色,你的心大咧咧的袒露着,散发着恶臭!你毫无羞耻地躺在那称为死亡的魔头的胸膛里,发出了狰狞的狂笑。我的脚险些滑跌,随从你奔向错谬与沉沦!

 

“花天酒地难道还不令你知足吗?更多的荣华等你去享受呢!”魔鬼笑眯眯地,企图利诱动摇我的决心。

 

“如今,主的真光已照亮我心眼,我决不许你再次弄瞎我心眼,陷在迷惑里,重蹈‘既得饱足,就心高气傲’的覆辙!”我对魔鬼义愤填膺!

 

“你无可救药了!没有回头路了!你能去哪儿呢?”魔鬼也扯下了虚伪的面具,恶狠狠地恐吓威胁。

 

瑟瑟寒风中,我孤单地伫立在十字路口,心里一片茫然……

 

突然脑海闪过一个熟悉的座位……第四排第三个位置。在那里,我曾抛撒过喜乐的欢笑;在那里,我曾挥洒过忧伤的眼泪。在那里,我的心曾跌到失望的谷底,是主为我升起希望之光,是主平息了我生命中的风暴,是主引我到可安息的溪水边。自从遇见救主耶稣,主就成了我生命喜乐的泉源。

 

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滑落了,这一切是从何开始的呢?

 

原来,到教会久了,竟忘了自己曾经死在过犯罪孽中,是主从罪的泥沼中将我救拔。忘了自己罪得赦免的恩惠,渐渐觉得人生很乏味,我的心总在寻寻觅觅。魔鬼啊,原来你乘虚而入!你说,“你来寻找上帝,你曾见祂穿着高贵荣耀的衣衫,从座前走过吗?”魔鬼啊,你还说,“你瞧,你瞧,你啥也没看见,这一切都是天方夜谭,别信那一套。”

 

所以,我虽然坐在第四排第三个座位,却总是心猿意马,三心二意,无法专心寻求。

 

每当我想专心查考,魔鬼就在我耳边耳语,说什么那不可信,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得实在。

 

有一天,读到经文,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我觉得自己罪孽深重,需要主耶稣十字架的救赎。魔鬼马上说,只要是人,孰能无过呢?我还真以为魔鬼关心我呢!

 

后来读到主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后又升天。我幽暗的人生突然了亮,希望之光仿佛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在我心中升腾,魔鬼的声音说,别的励志书或心灵鸡汤也能有同样的效用。

 

还有一天,读到只要相信主耶稣是神的儿子,为我的罪钉在十字架上,神会给我带来永生的盼望,在那里,神要和我同住,祂要擦去我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悲哀,哭号,疼痛。我的心就被喜乐的浪潮淹没了,恨不得放声高歌。但是魔鬼的声音,马上在耳边警告我,说那是乌托邦的理想王国,不切实际,想想人死了岂能复生?别做梦了,该忙啥还得去忙啥。这真是一瓢凉水当头浇下,浇得我透心凉,对神的火热几乎只剩灰烬了!魔鬼的声音却说:只有出人头地,成功了,才可能登上人生快乐的巅峰。

 

我面临着那恶者的试探,对经文总是半信半疑。

 

离开了教会,远离亲友,没日没夜地拼搏,奋斗着。如今,事业有成,也夺得了世人瞩目的代表成功的奖牌。我承认这一切曾带给我快乐,可是,这快乐转瞬即逝。我像鼓满了帆的船,不断在事业的航道上行驶,搏击,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就。可快乐依然如昙花一现般的短暂,我心里依然空空如也。我把房屋盖大,把车辆更新加档,存款变丰厚,我还是觉得不够。更糟的是,我因长期劳顿,未老先衰,我的亲朋好友也一一远离了我。

 

什么人生快乐的巅峰!根本就是一派谎言!魔鬼曾迷糊我双眼,但如今我要大声称颂主耶稣的圣名,我的心要颂扬主耶稣得胜的威荣!

 

魔鬼仓皇而逃,四周一片孤寂……

 

寒风嗖嗖地刮着,划过我落寞的脸,穿过我冰冷的心。举目仰望,大地苍茫一片,何处是我的归宿?但当我决心回转时,突然,“天父慈爱的笑脸”这样一个念头再次从我脑中闪过,一股暖流从我冰冷的心湖卷过,多么珍贵呀!我要回到第四排靠右第三个座位!

 

我的眼如潮水涨溢,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向着教会走去,啊,我一眼看到了第四排靠右第三个座位!那位置是空着的。

 

我怯生生地走了过去。“唰”弟兄姐妹都一齐扭过头看着我。多么熟悉多么亲切的面孔,他们的眼神多么柔和呀!多好的亲人哪,我们不但相识,也是相知的,因为在主里我们是一家人!我的脸热辣辣的,我的眼满了泪水…

 

我坚定地坐回第四排靠右第三的位置!


“你们这背道的儿女啊,回来吧。我要医治你们背道的病。”看哪,我们来到你这里,因你是耶和华我们的神。(耶利米书3:22)


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它们得以躺卧。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以西结书34:15-16) 


你终于回来了!我仿佛听见我主慈声对我说!

 

哦,主啊,我今回转归向你!赦免我!以你的慈绳爱索拴住我!


哦,主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哦,我的恩主,我确信我若赚得全世界,我仍是一无所有,但是,只要有了你,我的心便得饱足!


迷途的小羊回家了!我觉得主爱的膀臂紧紧环绕着我。


主啊,我将永不再离开,不再离开!

 

风信子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f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


使用苹果手机的读者,您若愿意支持生命季刊微信文字事工,请按住下面的本刊微信专用二维码,然后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为本刊奉献:


首页 - 生命季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