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还没小时候会谈恋爱”

08-16 22:38 首页 胡辛束

全世界只有不到3 % 的人关注了胡辛束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老实讲,我有点厌倦成年人的爱情了。


为了维持“在一起”,成年人过于小心翼翼,几乎丢掉了喜欢的最初意义,满足对方,多过满足自己。


作为成年人的我,开始更少说“我想你”,更多的说“我等你”。你不回消息,我犹豫要不要算了,你回了我消息,我脑补这句话背后的一万种意义。你的“对方正在输入”出现只有五秒,而我打字反复修改标点和空格都不止这么久。


爱情本身并不艰难,可看多了撩汉指南,我竟然变得不会谈恋爱了。



仔细想想,我好像还没小时候会谈恋爱。


十六岁,不计时间成本的喜欢对方,十七岁,敢递出情书坦白心意,十八岁,发短信像写小作文,只要对方出现,都会尽力跳出去表现自己。


从前的喜欢,是无所顾忌,是为了满足自己,能有说完喜欢捂着耳朵逃跑的勇气。至于对方喜不喜欢自己,可能都没那么重要,因为那时的我们,大多还在相信,爱情,也能天道酬勤,只要努力就可以。



记得高中那会,我喜欢上一个同校的学长。上午在楼梯里碰到他,下午我就打听到他的联系方式,晚自习酝酿了五分钟,决定发出第一条消息。


好朋友给我出了个主意,让我说是随机搜到的对方,深入浅出的聊,发觉原来是同校,多么美妙的巧合,而我当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开场,我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说的:


“你好喔,我是xxx,和你一个学校的,上午在楼梯碰到你,就想认识你一下,加了好友,希望你别介意。”


面对这么中二的开场,对方确实吓到了,但是尴尬的开场,被我一句又一句直接的心意给接住了。后来我每天都找他聊天,我说他昨天穿的那件衣服很奇怪,说偷窥到他课间在外面被老师训话,说聊了这么久也该见一面。于是,仅仅十天,我就突破了线上聊天。


那时的我们,不是不懂隐藏心意,是压根就没想藏。面对喜欢,总有不计后果的莽撞,但却也不会被责怪。



据说阿仁以前学过“我爱你”的十几种语言。安安会对喜欢的人说:“你有喜欢的人吗?你喜欢的人是谁?”小歪以前会给喜欢的男生递纸条,上面写着“这是我的电话,打给我。”


我们都曾当过爱情里的超人,唯一的超能力,就是拥有笨笨的勇气。


从前喜欢一个人,不会在朋友圈共同好友底下留言,刻意让他看到,而是直接让共同好友跑到他的班级门口,帮自己出头:“我朋友对你有意思,过去认识一下呗。”


从前路过喜欢自己的人,那个阳光下的大男孩看到你,会三步并作两步,在你经过球场时,疯狂上篮表现,最后还会把球准准地扔向你脚边的地方,他会跑过来,热烈的看着你,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假装帅气的走掉。



可积攒了无数青春勇气之后,现在的我们,反而没有那么会恋爱了。因为被告知,没有套路就是无知,说话直接不如婊言婊语。


成年人的恋爱,需要成本,谨慎再谨慎,考虑再考虑,磨损了勇气,消耗掉热情,计较得失,更在乎结果。


拿聊天记录温习爱情,把爱心表情包当作喜欢的讯息,截图热门恋爱套路,可感情依然像锅死水,怎么都沸腾不起来。


当我思前想后,犹豫要不要找你的时候,就会怀念曾经的自己,要是换做那个背负着笨笨勇气的自己,还会这么熬着夜只为等你的一句消息吗?


后来我想明白了,也许不止自己变了,你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大男孩了吧。


我们早已落入成年爱情的沼泽,努力寻找那一点点稚气。


图 /Tumblr

文 / 奇妙



你可能还想看




赏饭请联系邮箱

sisi@xinliyoushu.com

想我可以来微博 @胡辛束 找我


首页 - 胡辛束 的更多文章: